不过,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韩秋澪这么一折腾,皇太后反而看到了重新掌控北境的机会。

心想韩枫早晚会得知韩秋澪的处境,皇太后索性就将白泽天宫得来的消息告诉韩枫。

慕岩长老的信笺,怕是还没送到京城,韩枫就已得知韩秋澪落难,开始厉兵秣马。这不,短短的数天内,京城便派出先锋营的骑兵赶往北境……

擎天熊今天得知消息后,怕会沉不住气,采取更加激进的方法逼迫韩秋澪。

想来擎天熊也是没料到京城行动雷厉风行,才会制定两天一餐的断粮计划,来消磨韩秋澪的意志。

诚然,韩秋澪心里明白,尽管京城派兵北上,会让擎天熊很不愉快,但并不至于让擎天熊手忙脚乱慌张失措。

就如许芷芊所言那般,只要韩秋澪仍在擎天熊手中,皇师兵临城下又如何?韩秋澪一日困在凌都城,擎天熊就有谈判和翻盘的机会。除非韩枫对韩秋澪见死不救……

擎天熊正是因为了解韩枫,知道他是个宅心仁厚家伙,绝不会对韩秋澪见死不救,才敢富贵险中求,孤注一掷的押宝在韩秋澪身上,利用韩枫的慈悲与仁义,成就自己的权势。

当然了,擎天熊得知京城已经出兵北上,多多少少都会感到压力与压抑。北方领地传来各种各样的坏消息,都将成为擎天熊变本加厉逼迫韩秋澪的催化剂。

这不,韩秋澪得知京城有动静,心情豁然开朗,趁着清早初秋气爽的与周兴云一众人在庭院乘凉放松时,擎天熊又不请自来,带着一众邪门高手,气势凌人地闯入东厢。

“这家伙有完没完啊?”周兴云不耐烦的紧皱眉头,擎天熊这几天真是勤奋,不厌其烦的找韩秋澪耍威风。

“今天擎天熊大概不会像往常那么客气。”韩秋澪推测擎天熊大概是收到京城调兵北上的消息,所以才雄赳赳气昂昂,带着邪门高手出现。

清冷气质的花房姑娘图片

以往擎天熊来找韩秋澪说事情,身边最多就带上沈泉和天虎禅师。

然而,今天的状况却有所不同,此前在武林盟营地,和周兴云一度交手的邪门高手,玄阳天尊、黑腾大护法、邪门硬汉等,几十名敌方强者,统统都跟在擎天熊身后,气宇宣扬的步入东厢。

周兴云目睹邪门高手那阵仗、那气势,简直就像反派BOSS大联盟,光看着就令人感到头皮发麻。

“擎天熊身旁左侧,五腾灵蛇宫宫主。”

就在周兴云环视邪门武者的时候,伊莎蓓尔忽地传音入密告诉他,与擎天熊并肩进入东厢,站在其左侧的年轻男子,就是五腾灵蛇宫的宫主……恒玉。

邪门高手随擎天熊进入东厢的先后顺序,基本上是依照他们的身份尊卑排列。

擎天熊的武功虽不如沈泉,但他无疑是北境的掌权者,因此理所当然的走在队伍最前方。几乎与擎天熊并肩的人,则是玄阳天尊乔治城、沈家庄庄主沈泉,以及灵蛇宫宫主恒玉。

除了擎天熊以外,江湖武者都是强者为尊,因此玄阳天尊、沈庄主、灵蛇宫恒宫主、以及一名黑衣剑客,都优先于其他邪门高手,几乎与擎天熊并肩,站在其身旁两侧。

天虎禅师和黑腾大护法,也仅仅排在第三梯队。

至于乐山派的叛徒,背扛袁文重剑的邪门硬汉,则排到了第五梯队,几乎在人群末尾。

玄阳教五行道人、任婕禅等绝顶武者,更是连步入东厢的资格都没,负责在外头静候。

当伊莎蓓尔提醒周兴云,灵蛇宫宫主便是站在擎天熊左侧的男子时,周兴云立马就将注意力放到他身上。

灵蛇宫宫主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……对不起,说错了,灵蛇宫宫主是个该死的玉面小白脸。周兴云即便不愿意承认,也不得不面对现实,灵蛇宫宫主非常帅,简直就像个专门勾引良家妇女的白脸小生。

恒玉的笑容,无意间给人一种坏坏地感觉,隐隐蕴含一股邪气魅力。

诚然,这种坏坏的感觉,与周兴云、李小帆、秦寿等玉树择芳的牲口不一样。

好比李小帆和秦寿都挺帅气,而且也很坏,问题是……他们给人的感觉是猥琐、下流、龌龊。而恒玉则像个文雅的花花公子,会让女子飞蛾扑火般,即使明知道他不是好人,明知道他是个采花贼,她们也情难自禁的奉献身心。

对!周兴云当机立断,恒玉就是采花贼!与低级的偷人采花贼不一样,他是个擅于玩弄女子身心的上品的采花贼!

婕蝉妹子早就和他说过,灵蛇宫宫主是个危险人物,她必须时刻防范,否则受其蛊惑,定然不得善终。

因为灵蛇宫宫主是出了名的喜欢辣手摧花,会把得到手的女人,视作玩具般折腾,拿她们当活体小白鼠,实验各种各样的毒药、媚药,等玩腻了就会果断抛弃。

那些喜欢灵蛇宫宫主的天真女子,没有一个落得好下场。

据任婕禅说,但凡办事不力的灵蛇宫弟子,尤其是女性,都会成为灵蛇宫宫主研究毒物的活体道具。

漂亮的女子试验媚药、普通的弟子试验毒药。但不管怎样,她们最终都会被摧残至死,因为灵蛇宫宫主的爱好,就是辣手摧花。

这也是任婕禅遇见周兴云后,心底暗松一口气的原因。

现在灵蛇宫宫主没有逼迫任婕禅,是因为他很享受与任婕禅相处的过程。

准确的说,任婕禅是恒玉有生以来,遇见的最漂亮、最妖艳、最难得手的中原女子。

恒玉要让任婕禅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,被他玩弄于鼓掌,心甘情愿的做他试验毒药的活体,然后……等他对她失去兴趣,再将任婕禅狠狠地抛弃,送给灵蛇宫的护法们。恒玉就喜欢这般让美女为自己伤心欲绝。

所以,灵蛇宫宫主可谓玉树择芳的头号敌人……

周兴云对于这样的男人败类,自然也恨之入骨。侥幸任婕禅妹子够机警,能抵住灵蛇宫宫主的瑾瑜媚术,没有像其她女性那般,受其俊俏的外貌引诱。

周兴云默默打量着灵蛇宫宫主,越看心里就越来气,这样为祸世间美女的混蛋,真该早死早超生。

若非现实状况不允许,周兴云一定将灵蛇宫宫主斩草除根,让他永生不能祸害良家。

不过,就在周兴云凶相毕露盯着恒玉时,一股杀意笼罩全场,吓得他赶紧回过头观望。

讲道理,擎天熊带着那么多邪门高手闯入东厢,无非是展现实力威慑他们。

邪门高手步入庭院的那一瞬间,无形的威压便像一块磐石,压在周兴云等人心头。

只是,伴随一股浓浓的杀意袭来,邪门高手散发的威压,竟被其赤.裸裸的杀意压了一头。

能够散发出如此滔天杀意的人,整个东厢仅有一人,那便是嗜血成性的南宫翎。

南宫姐姐向来很好战,如今看到那么多敌对高手,大姐头自然技痒难耐。

周兴云原以为,南宫翎是因上述理由,才散发出滔天杀意,挑衅踏入东厢的邪门高手。

然而,事实却并非如此,因为接下来发生的情况,不由超乎了周兴云的预料。

位于擎天熊身边的黑衣剑客,如同南宫翎一样,忽然间也散发出一股嗜血杀意……

两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意,竟隔空较劲,互不相让的碰撞起来。

一时间,庭院内鸦雀无声,在场的高手们都能感受到,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已在不知不觉中打响了。

强者们过招前,内劲外溢互相试探,是武斗习以为常的现象。

这样一来,双方都可根据承受的威压,初步判断对手有多少斤两。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只有低阶的武者,才会不闻不问,一见面就开打。

只不过,南宫翎和黑衣剑客比拼的,并非浑然天成的内劲,而是至死方休的杀意。

“中州伏龙坛一别数年,真没想到,再次与师妹见面,已沦为他人肉脔。”黑衣剑客不温不火的说道。

“师妹?”周兴云一脸诧异的望着南宫翎:“他是同门师兄?”

周兴云以前听韩秋澪说过,南宫翎是邪门亡神殿的叛徒。

“是不是同门,我不记得了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个人的存在,让我十分不愉快。”南宫翎依旧把手按在刀柄上,已然摆出战斗架势。

“翎……”周兴云微不可察的摆了摆手,示意南宫翎千万别冲动。现在擎天熊纠集高手出现,真不是动手的时候……

南宫翎在京城与他决战后,因头部被他狠狠撞击了一下,结果忘了很多以前的东西,只记得被他强推强啪的过程。

有关她在亡神殿的过去,南宫大姐更是一问三不知,统统都想不起来。不过,周兴云为了南宫翎,倒是花了不少心思,仔细的调查过亡神殿。

实际上,亡神殿在江湖中,算不上真正意义的邪门,它与玄阳教、凤天城、血龙陵墓等邪门的定性,有着很大的区别。

因为亡神殿是一个杀手组织,只要有人出钱,他们就愿意杀人。

无论目标是当今皇帝,还是凤天城城主,只要给出足够的价码,亡神殿的杀手就愿意为其效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