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在看张勇和吴乾两个人,面部表情变得都是极为狰狞,愤怒的火焰,仿佛把两个人燃烧成两团火焰一般。“

吴乾兄,你稍作休息,等我先好好的蹂躏这狂徒一番,放心,我绝对不会把这个狂徒弄死,会给你留着玩一会的。”张勇声音阴冷的说。“

张兄,那就太谢谢你了,那我就在一旁等着你,我倒要看看,这个狂徒能有多大的本事。”

吴乾咬牙切齿的说完,转身回到国术武道社会长齐洪刚的身边。“

哼!你们华夏人,难道都是这些只会耍嘴皮子的狂徒?”无处撒火的吴乾,把怒火撒在了齐洪刚的身上。

“哼!吴乾,你不要忘了,你自己也是个华夏人,别在琉璃国呆了几年,就忘记自己祖宗是谁了。”练武之人,脾气哪有几个好的,吴乾因为李二蛋,迁怒到自己的身上,齐洪刚当然十分不爽了。

“哼!齐洪刚我再次和你声明,我是琉璃国的国民,和你们华夏没有任何关系,在我的国度里面,可没有这样狂妄,愚蠢的狂徒,我们国度的人,谦逊,礼貌,诚实,勇敢……”

“停,停,停,吴乾,既然你们那里那么优秀,何必跑到我们华夏来,我劝你还是早点回你自己的家吧。”齐洪刚实在听不下去了,紧忙挥手制止住,对于这么一个忘记祖宗的人,齐洪刚也懒得在和其废话了。吴

乾正说的来劲,见齐洪刚不搭理自己,顿时叫吴乾感觉到有点空落落的,可也不好在死皮赖脸的说下去,当目光落入场中,看到倒背双手,吊了郎当的李二蛋,心中的怒火再次腾升起来。

“洪刚兄,我敢和你打赌,你们这个只会玩嘴皮子的狂徒,在张勇的身上最多坚持不过三招,三招之后,这个狂徒肯定被打趴下。你敢不敢和我打这个赌。”吴乾一脸鄙夷的看向齐洪刚。“

哼!凡是都没有绝对的,在我们华夏卧虎藏龙,民间不乏高手,我看这个李二蛋,既然敢说出单挑你和张勇的话,肯定就有几分本事,未必坚持不了三招。”齐洪刚说道。“

果然,你们华夏人,永远都活在自己的梦里,高手在民间这种梦,用你们华夏的古话来说,叫做青天白日梦。”吴乾再次不屑的说。

纯净洁白泡泡浴美女

吴乾的这句话,彻底的把齐洪刚惹怒了。“

哼!吴乾,你不是要和我打赌?赌就赌,你说赌什么?”

听到齐洪刚应了下来,吴乾的眼睛顿时就是一亮,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窃喜的之色。

“痛快,我就喜欢洪刚兄这种爽快的性格,如果这个叫做李二蛋的,要是能在张勇兄弟手上挺过三招不倒,我吴乾从此以后,承认你们华夏功夫博大精深,从此以后,在也不在你面前说华夏功夫不行。不过如果你要是输了的话,把你的鹰爪功三十六式拳谱给我。”

“哼!吴乾你这是放屁,你的算盘打的倒是挺精明,你拿我齐洪刚是傻子?你的一个承诺,就想换我的鹰爪功,我看你才是在做青天白日梦。”齐洪刚愤怒的怒骂了一声。

而就在这时,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。“这位兄弟,答应这个崇洋媚外的家伙,坚持三招我还是有把握的。”

齐洪刚顺着声音望去,说话的,正是李二蛋。齐

洪刚看了一眼李二蛋,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。齐

洪刚的鹰爪功三十六式,那可是鹰爪门的不传之秘,张勇的实力齐洪刚是知道的,李二蛋要是真的三招就被打趴下了,自己难道真的把鹰爪功三十六式交出去?

就在齐洪刚犹豫不决的关头,一个冰冷不含感情的声音响起。“齐洪刚,你不相信这个李二蛋,不知道你相信不相信我?”下

一刻,所有人都诧异的望向说话之人,都是露出了一副十分吃惊的表情。

因为说话的人,居然是江雪,这个号称冰山美人的美女。在

所有人的印象之中,这个冰山美人对于任何事物都不感兴趣,甚至是很多人都没有听过江雪说话。

“那个,江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齐洪刚有些疑惑的问道。再

看江雪,脸上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,再次冷声说道。“我相信他,绝对不会三招就败给张勇。”

“小雪,你这是……”听到江雪的话,张勇彻底的愤怒了,自己的女神说出这样的话,这是什么意思?江雪明显的是向着李二蛋说话,这叫张勇,无论如何都有点接受不了。

“没什么意思,我就是觉得你未必能打败他。”江雪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,冷声说完,目光就不在看张勇一眼。

“感谢美女同桌对我的信任,放心,我不会叫你失望的。”江雪这个时候出头,帮自己说话,这叫李二蛋感觉到也有些意外。

可李二蛋的这句话,对于张勇来说,不亚于火上浇油。“

小子,你找死。”双拳紧握的张勇,这一刻,脑门上的青筋都蹦起来了,已经忍不住要出手,好好的教训李二蛋。看

到张勇的架势,李二蛋毫不在意的对张勇挥了挥手说道。“

你先不用着急,想要教训我,不急于这一时半会。”李

二蛋和张勇说完,目光落在了吴乾的身上。

“华夏武术博大精深,虽然真的不需要你这个崇洋媚外,忘了祖宗的家伙承认,但你的这种行为,叫二蛋爷我很不爽,你不是要打赌?打赌的赌注就需要公平一点,你的一句话实话,就想换一本拳谱,你不觉得这很不公平?口口声声说我们华夏武术垃圾,上不了台面,却煞费苦心想要得到我们华夏的拳谱,你不觉得你的行为很可笑?”“

说道好,说的太棒了。”

“这种崇洋媚外的家伙,已经都不把我们华夏当成自己的家里,还死皮赖脸的呆在我们华夏,窃取我们的知识,简直就是无耻至极。”

李二蛋的话,顿时赢得周围观众们一阵喝彩,都是愤怒的开始怒骂吴乾。

“哼!你这个家伙,只不过是逞口舌之力罢了,你既然说赌注不公平,你可以说一下,你要我下什么赌注。”吴乾冷哼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