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光闪烁,林修齐和姬幽臣的身影出现了在龚家的群峰之间。

面对千座火红的山峰,林修齐不禁愣住了一瞬,单论景色,龚家所在之地算得上雄伟壮阔。

千峰火红,山间谷地却是一片碧绿,花木繁盛,生机盎然。

或许是对龚家印象很差,林修齐并不觉得在这里很舒服,隐隐飘来的火焰气息让他的心情有些烦躁。

“二位前辈!请进火神殿,家主正在那里恭候二位!”

姬幽臣正欲开口,林修齐平静地说道:“不必了!我不是来拜会前辈的,只是来见龚继泽!让他出来!”

林修齐的声音不高,但穿透力极强,几乎是瞬间传遍了龚家。

“这……晚辈无权决定,不如请二位……”

“小龚!出来!”

林修齐一声大吼,地面上吹起一阵狂风,片片花瓣飞舞到空中,在火焰气息的熏染下,枯萎调零,消散了。

“呵呵!林小友!既然来了,何不进来一见!”

姬幽臣淡淡地说道:“让老夫去见你,你还不够资格!”

厨房的约会

“大胆!在我龚家竟敢顶撞家主,你该当何罪!”

一个龚家晚辈站在一座红色山峰之上,用手点指姬幽臣,气急败坏地大吼。

“刺啦!”

一个肉皮撕裂的声音响起,开口之人双腿被两股无形的力量扯住,向两旁猛拉,他的身体沿着中线被缓缓地撕成两截。

“不!!!家主救我!”

哀嚎声骤止,出言不逊之人死于非命。

各山峰之上其他心中不满之人瞬间打消了质问的念头,对方根本没打算客气,这是要硬闯山门的节奏。

“哈哈哈!族中晚辈不知好歹,顶撞了姬前辈,还请见谅!”

一个笑眯眯的白发老者从中央火山上的宫殿中飞出,来到林修齐和姬幽臣身前千米之外,拱手道:“晚辈龚铭康,见过姬前辈!”

林修齐随便拱了手说道:“不知龚家主邀我和师父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“哈哈!林小友快人快语!好!老夫也不绕湾子了!首先老夫要恭喜林小友成为圣武盟少主候选之一!”

“我杀了你龚家最有前途的十几个龚家修士,你竟然来恭喜我,这弯子绕得还不够大吗?”

“继天的事情确实很让人遗憾,但许多事没有对错,只有成败!况且继泽的天赋比继天更好,不但修炼天赋极佳,而且炼器天赋更是世间少有,老夫还要多谢林小友对他的栽培呢!”

“小龚在哪儿?”

“林小友别急,老夫还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!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不知林小友是否愿意加入我龚家?”

“不愿意!”

“哈哈!林小友果然心直口快,让老夫想起了当年那段年少轻狂的……”

“你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!”

“林小友留步!你与继泽情同手足……”

“名义上他只是我的随从!”

龚铭康的笑容僵硬了一瞬,又重新变得真诚,他语气平和地说道:“名为主仆,可林小友重情重义,从未将继泽当做仆人看待,这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!”

“既然这样就把小龚还给我吧!”

“既然林小友与继泽主仆情深,不如留在我龚家,老夫可以向你保证,绝不会亏待你!”

“不会亏待?我还真想不出你龚家有什么东西能让我心动?”

龚铭康笑意更盛了,他语气略显迫切地问道:“不知林小友有什么要求?”

“百万上品元晶可有?”

“呵呵!林小友未免有点狮子大开口了吧!”

“那就算了!其他的我看不上!”

“我龚家乃是炼器世家,可以提供林小友充足的元器,同时还可以提供庇护!”

“庇护?这从何说起啊?”

“林小友身为少主候选之一,是唯一一个没有家族背景之人,如今其他七个家族实力整体提升,必然会掀起一番争斗,那时恐怕仅凭林小友和姬前辈,难以成事,不如……”

“小小的龚家也敢妄想招揽老夫,你的自信是从哪儿来的?莫不是用灵智祭炼元器了吧!”

龚铭康表情有些僵硬,他没想到姬幽臣竟然当面辱骂,林修齐却是回头竖起大拇指说道:“厉害啊!师父!我还以为只是单纯的老年痴呆,原来还可以用脑子祭器,您果然博学啊!”

“够了!我龚家诚意相邀,你们竟然一再……”

“诚意相邀?你是不是误会这个词的意思了?若是你当真诚意相邀又何必把小龚带走?”

“继泽是自愿的!”

“既然是自愿,为何他现在还不出来相见?难道你认为凭你的面子就足够了吗?”

龚铭康方才被林修齐的话刺激到了,没忍住火气,他还想继续劝说,姬幽臣笑道:“你们准备得也差不多了!都出来吧!”

龚铭康双目一缩,惊讶道:“你知道我们有准备?”

“你以为这点小伎俩可以瞒得过老夫?真是一群天真的家伙!”

“师父!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“被邀请的时候!”

“你搜魂了?”

“龚家竟然邀请老夫与你同行,必然是做好了充分准备!若是他们真的要认错,老夫并不打算追究,但他们偏偏要在太岁头上动土,那就怪不得老夫了!”

说着,姬幽臣看着龚铭康,眼中精芒一闪。

“啊!!!”

龚铭康一声惨叫,从空中跌落,“咚”的一声摔在地上,像一个刚刚学会飞行的菜鸟。

他抬起头恶狠狠地看向姬幽臣,林修齐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他强忍住笑意道:“七窍流血像个鬼似的,还用这么凶的眼神,你是准备亲身演绎‘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’吗?”

“可恶!各位道友!请出手!”

龚铭康没想到姬幽臣的灵魂攻击竟然强到了这种地步,方才的一击,他的灵魂险些被撕裂,若非他已是元婴巅峰修为,恐怕已经命丧于此。

“龚道友!已经足够了!回来吧!”

一座金色阵法毫无预兆地从半空中出现,如同两个巨大的碗将林修齐和姬幽臣扣在其中,形成了一个直径两千米的球形屏障,这种无根无缘凭空出现的阵法,林修齐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“秦家倒也有些手段!”

一个丰神如玉,体段峥嵘的男人露出了笑容,此人名叫秦诸空,秦家家主,年纪已经1700多岁,却依然是青年相貌,是修仙界公认的最强二阶元阵师,甚至有传闻他已经达到了三阶元阵师的程度,阵法可敌元神至尊强者。

得到姬幽臣的认可,秦诸空有些小小的得意,没想到姬幽臣继续说道:“这凌空起阵的本事倒是有白家的六成火候了!”

秦诸空怒道:“姬幽臣!别以为自己年纪大就倚老卖老,大家都是元婴巅峰修为,你……”

“啊!!原来是你!”

林修齐指着秦诸空说道:“当初秦通明身上飞出来的那个人影就是你!原来他真的是你私生子!”

秦诸空皓齿咬碎,他恶狠狠地说道:“林修齐!快将我秦家的如意阵盘交出来,我还可以让你死得痛快点!”

“碎了!”

“不可能!”

“如果没碎你当时还不直接带走了?能不能别说这种肤浅的话!我可是很有深度的……咳咳!这位奶奶你别误会,我没有别的意思!”

禹明瑶没想到林修齐竟然敢跟她“开车”,正欲指责几句,林修齐像是才注意到她的样子说道:“不是说你!我是说那位奶奶!”

六位家主之中有两名女子,一人是禹家家主禹明瑶,另一人是张家家主张幻希。

禹明瑶看起来50岁的样子,只是略有姿色,张幻希却是看起来二十几岁的活波少女,有倾城之容,天女之姿,就算与司空素晴相比也不遑多让。

当然,她的实际年龄已经1多岁了,最不喜欢的称呼就是“奶奶”,连族中晚辈这样叫她都会受到责罚,是个装嫩装到自己都信了的疯狂之人。

“林修齐!休要胡言乱语!今日我宗师殿堂力出手!元神强者也要饮恨于此!你一个区区金丹修士,还是识时务一些的好!”

“嘿嘿!入土的年龄还能说出这么幼稚的话,果然长得年轻就喜欢自欺欺人!师父!这个老妖婆送给你怎么样?”

“哼!做侍女都不够资格!”

“你!放肆!”

方才初见姬幽臣之时,张幻希还真的有些不忍下手,姬幽臣是真正的前辈,人又帅得草木横飞,若是有可能,她希望将对方变成自己的男宠,更别提对方有真正的双修功法。

此刻,她改变主意了,一定要亲手毁掉对方的脸,让姬幽臣在绝望中死去。

“师父!我看这阵法好像不简单!你有没有把握?”林修齐传音道。

“一切尽在为师掌握之中!”

“这我就放心了!”

姬幽臣不但没有攻击阵法,反而以居高临下的语气说道:“这就结束了吗?有什么招式劝你们尽早使出来!”

林修齐听到这句话,觉得稳了,自己也常说这句话,一般都是觉得一掌拍死对方可能显得有些无趣的情况下才会说,没想到师父也有相同的爱好。

稳了!必须稳了!

“好!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宗师殿堂的回梦仙阵!”

张幻希一声娇喝,六人齐齐动手,她率先扔出四颗元丹,品阶不详,颜色各异。

一为青色落位东方,二为白色落位西方,三为红色落位南方,四为黑色落位北方。

四颗元丹散发出的气息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共鸣,“嗡”的一声轻响,四根巨柱破丹而出,将阵法固定在当中。

金色的屏障颜色微微变深,一声龙吟传出,一条背生双翼,麟身脊棘之龙咆哮着出现在屏障之中,四处游走。

“四象柱丹锁黄龙!不错的手段!”

华家家主华万钟双手轻挥,数千符箓飞出,靠近阵法的地方竟然凌空出现了数千个符箓虚影,符箓归位,与虚影一一对应,融入阵法屏障之中,与黄龙虚影毫不冲突地飞速游走,如同海洋中令人眼花缭乱的鱼群。

“白家的凌空成符远不止如此,华家……徒有其表!”

林修齐心中爽快,他正寻思着怎么补刀,龚家千座山峰之上,站着数千修士,所有人齐齐出手,扔出一座座鼎炉。

黑蛟鼎、天龙鼎、火龙鼎、黄龙鼎、双龙鼎……各种带有龙形图案的鼎炉飞出,均匀地分布在阵法之外,鼎口朝向阵法。

林修齐下意识地闭上了嘴,他总觉得有人会说一句:“林修齐!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?”

数千宝鼎射出千道金光,不偏不倚地落在符箓之上。

欧阳家族族主欧阳清云朝着龚铭康、禹明瑶点了点头,三人动作整齐地开始结印,红绿蓝三道灵光成品字型落在阵法之上。

龙吟之声大作,每一张符箓化作一条龙形虚影,在屏障中四处游走,怒视着阵中的二人。

“分明四象万龙天锁阵,竟然妄称回梦仙阵真是可笑!”

“看得我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!”

欧阳清云冷笑道:“姬幽臣!你很快就会体会到真正的恐怖了!”

林修齐感受着阵法的压迫感,传音道:“师父!这阵法已经超越二阶元阵了,你究竟有什么办法?”

“置之死地而后生!”

“我呸!”

“小齐!我等修士要与天地相争,到了为师这般境界极少遇到能称之为绝境的情况,这一次机会太难得了!”

“唉!我们不一样啊!”

“小齐!现在已经没有后退可言,让为师传授你最宝贵的一课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