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山百域无数地域的上空,都有万丈门庭虚影悬浮。

门庭虚影散发着微光,远远望去,就好像一颗颗太阳一般。

而从这些门庭太阳之中,正不断涌出漆黑烟雾。

烟雾弥漫之间,一道道阴影从中走出,继而不断变得凝实,化成一个个神形躯体。

正是伏梁人族。

但是不同于寻常生灵,这些伏梁人族身上有黑气萦绕。

仿佛象征着他们已经死过一遭。

可怖巨兽驮着白骨巨城降临煞灵山!

随着白骨王座上的高大王者轻轻挥手。

在太苍诸多将官惊疑不定的眼神中,煞灵山以及周遭的地貌骤然发生变化。

原本起伏不定的山脉残壁,化作飞灰而去。

原本因为众多契灵、百目强者交战,而形成的低洼深刻,被这些飞灰填补磨平。

清纯女孩首次出海从容淡然写真

偌大的煞灵山,辽阔的地域,变得平坦。

庞然的白骨巨城也在此时飞起,落于大地!

震天的巨响、四散的烟尘之后,一座雄伟的巨城,就此雄立于旬空域!

而这座巨城之前,有众多无法计数的阴影伏梁人族行走在大地上。

他们眼神中,充斥着对于这片土地的眷恋,充斥着能够再次降临这里的喜悦。

即便是那尊无双的伏梁君王,躯体都在微微颤动!

“这些神秘的阴影生灵,究竟是什么来历?他们突然降临旬空域,而且带来了这样一座巨大的城池,意图究竟是什么?”

作册召曲不解发问。

纪夏、白起等一众知晓真相的存在,俱都默不作声。

因为他们都有预感。

伏梁死国降临,他们的目的很快就是清晰的袒露而出!

此刻的纪夏还凝视着虚空那高高在上的伏梁死国君王,以及那黑色神鸟背上的黑衣少女。

这两位存在给予纪夏的感觉很奇怪。

仿佛伏梁君王、黑衣少女都是极为尊贵的存在。

“死国降临,伏梁阴影肆意行走在旬空域上……”

贤慎忧心忡忡道:“不知道他们即将带来什么样的劫难。”

倏忽间。

镜像中的黑衣少女,似乎看到了不远处那些悬浮于空中的影像符文。

只见她身下的黑色神鸟吐出一口灵焰。

黑色灵焰喷洒而出,遮掩镜像中的一切场景。

览天台虚空上悬浮的光幕,也在此刻破碎。

“看来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。”

纪夏衣衫在风中微动,脸色有些凝重道:“我原本以为死国降临,其中的阴影是麻木、没有灵智的,而如今看他们的眼神、面容,这些伏梁阴影似乎和寻常生灵无异。”

张角身前的有太平古书浮现,古书翻开空页,张角灵元涌动,默默在古书上刻画着什么。

览天台中,整座太苍,众多神台、灵府、修士、将官俱都整齐站立。

他们神色肃穆,都低头静待纪夏开口。

纪夏眼中大日运转,看向身后的太先上庭。

上庭郑重,太和殿之侧,一座独立的殿宇之外,有禁制波动传来。

殿宇之中空空荡荡,只有大殿中央,一座玉台上,静静的安放着一颗白色奇石。

白色奇石没有任何异样,但是在纪夏的大日灵眸下,明显能够感知到其上散发着玄妙的力量,覆盖着整座新太都,以及太都之外两百里之地。

这白色奇石,正是骸骨秘物。

溯源灵坛溯源之下,骸骨秘物能够将伏梁阴影拒于其气息笼罩之地以外。

除却太都之外,太苍其余三座城池、许多重要之地、计划建城的地域、负冲河彼岸正在新建的新苍城,都已经安置了骸骨秘物。

如果溯源灵坛没有出错,如果没有其他变故。

而今的太苍,几乎可以用固若金汤来形容。

“这些骸骨秘物,就是太苍最为重要的依仗。”

纪夏心中低语一声。

他正要开口安抚人心,突兀间,却有一道灵识翻涌而来,朝纪夏谦卑行礼。

纪夏灵识微动,立刻感知到这道灵识来自玄秘阁阁主辛牙。

辛牙灵识中,不断传来担忧的情绪波动,但是纪夏抬眼看向人群中的辛牙,却见他面色沉静,似乎没有任何负面的情绪。

纪夏思虑片刻,随即看向众多太苍大臣、将军,道:“亡守秘境门庭开启,其中的阴影国度降临……这些阴影生灵唯一目的,便是在三山百域之中,行杀戮之事。”

众多大臣顿时哗然。

许多大臣神色担忧,似乎是怕太苍也受其侵袭。

也有将军神色冷漠,眼中有杀气弥漫。

他们是太苍的守护者,倘若太苍有受到侵害的可能,这些将军已经考虑是否要抢先出手,将磨难消融在太苍之外。

纪夏看着太苍百官的反应,并不曾故意迟疑:“但是诸位不必担忧,我早已经开始防范这道阴影大劫,在许多准备之下,太苍必将安然无忧。”

太苍百官形容稍安。

“你们退去吧,依旧各司其职,但是各城城府,暂且严令国中子民,不可随意出城。”

纪夏继续吩咐。

太苍百官这才领命离去。

只有太苍九庭以上的官吏、众多神台灵府强者留在览天台上。

纪夏也在此刻看向辛牙。

辛牙出列,神色从沉静变为凝重,躬身道:“玄秘阁阁众,相继从许多王朝中,传来影像……影像内容残酷万分,还请尊王观看。”

纪夏听到辛牙的话语,颔首。

辛牙抬手,在他身前顿时悬浮起十余道影像符文。

符文融化于虚空。

虚空中顿时多出了十余道光幕。

众人看向这些光幕,发觉每一道光幕上,都浮现出残酷景象!

一道道光幕、一处处地域、一座座城池。

以及无数山川、河流。

都在崩碎!

“第一道光幕上的国度是枭月王朝的王都。”

陆瑜凝视第一道光幕。

他的声音很是低沉。

因为第一道光幕上的景象,令人悚然。

只见枭月王都之外,三位悬浮于虚空的伏梁阴影强者,手中散发浓郁黑气的长剑、长枪俱都指向枭月王都!

而大地上……

无数伏梁阴影面容冷漠,眼神平静,就此走向这座城池。

他们浑身煞气冲天。

他们身周甚至有腐烂的巨兽浮现出来,伴随这些伏梁阴影走向城池。

“那些悬浮于虚空的阴影强者,都有神台战力。”

阙乐能够清晰的看出镜像中那些强者给虚空中灵元带来的震动。

从而揣测这三尊存在的战力。

“枭月王朝之中,不过一尊神台,三十万军卒,又如何能够应对这等规模的阴影大军?”

陆瑜道:“如果这些阴影大军,唯一的目的确实是杀戮的话,只怕枭月王朝,要就此灭亡了。”

他话语落下。

潮水一般的阴影大军开始冲锋!

无数神通迸发而出,恐怖的力量,开始让大地碎裂、让河水蒸发,让山岳震动!

一场杀戮盛宴,就此开始。

在众多太苍重臣的注视下。

枭月王朝军伍划做妖狼,拼死抵抗,却仍旧被如此凶残的阴影大军屠戮一空!

阴影流淌而过。

死亡也笼罩而来。

一切生命,在阴影侵袭之下,都化为乌有。

一座巨大的枭月王都,也彻彻底底成为废墟。

无数尸首、血肉,散落在大地上,神通轰落形成的沟壑中,也积满了血液。

周遭的一切都被强横的神通轰碎。

“大地倾覆、河水蒸发断流、而山岳也都断裂了!”

陆瑜喃喃道:“如此恐怖的战力冲击而来,即便他们只有三尊神台,我太苍也很难抵挡。”、

纪夏身后不知什么时候显现出一把金光宝座。

他端坐在宝座上,看着枭月王朝的惨状。

就如同当初宫星曌所演算的结果。

死国阴影过处,仿佛世界将要终结。

无数生命就此消逝,而一道文明就此灭亡。

“枭月王庭,以及其王都中数百万的子民,在短短时间内,就尽数死绝!”

“还有其后十余道光幕,每一道光幕上都有一处处广大地域被阴影冲击,从而彻底崩落!”

“辛牙大人,还请尽快让在外的玄秘阁阁众回归太苍!”

“十余道光幕中,位居神台的战力,起码有五十尊!这座神秘降临的国度,何以能够如此强大?想来即便是百域之外的皇朝,也不过如此。”

……

众多大臣议论纷纷。

正在这时,一道流光从远处而来,悬停在辛牙之前。

辛牙皱了皱眉,伸手点了点这道流光。

他的手指上又有精妙的灵元波动和流光上的波动向呼应。

流光延展开来,略如虚空中即将消散的光幕上。

只见那道光幕上的景象突然变化。

一座庞然城池残垣出现在光幕上。

“是云丛上国国都!”

览天台上,顿时有大臣认出这座城池。

众人屏息,而那光幕上的景象令他们毛骨悚然!

——漆黑夜色下,虚空中十余位阴影强者凌空。

云丛国都中,阴影大军正在肆虐。

大地上,到处都是云丛强者、军卒、子民的尸首。

一只巨大的阴影魔怪正在肆意吞噬着堆积的血肉。

这只阴影魔怪满身快要流淌下来的息肉。

面目上,上百对眼睛,躯体看似一个庞大的产蟾蜍。

令人作呕。

“云丛国,起码已经陨落了六七位神台强者。”阙乐沉声道。

“不知道云齐王是否已经陨落。”

张角手上仍旧不断在古书上刻画着一些什么:“云齐王乃是一尊远神台强者,如果他亡于伏梁死国强者之手……”

“就意味着整座三山百域无数国度、两百余尊强者,都只能够如同猪狗一般,被伏梁死国屠戮,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。”贤慎先师周身有道道浩然之气散发出来。

他脸上多了几分悲悯之色。

君子当仁。

即便这些亡去的国度,并非是人族国度,被吞噬的生灵,也不是人族生灵。

但是身为圣贤,贤慎对于如此多的生灵消逝而去,心中仍旧涌出痛惜之情。

“伏梁死国太过于强大,仅仅这些光幕上,就已经有将近七十位神台强者现身。”

白起道:“如此数量的强者,能够横推三山百域。”

“伏梁国原本是一座皇朝。”

纪夏想起当初建灵长老告诉他的隐秘,开口道:“伏梁国君王,乃是尊皇之尊,如果不是被神秘存在炼入了亡守秘境,也许伏梁国能够被天地认同,成就一座帝朝。

而伏梁尊皇,能够成就大帝之位。”

众多大臣愕然。

他们通读无数典籍。

自然明白“大帝”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。

意味着如天穹一般的威势。

他们坐下强者无数,国度无数,生灵无数。

一言出,就能够让百亿生灵的国度崩落。

而通读更多典籍的纪夏,知道的隐秘更多。

他知道成就大帝之境,意味着他的寿元已经能有三万载。

能够从近古岁纪中期活到现在。

他的眼眸能够洞悉星辰轨迹。

他的明悟能够化为条条道则,横布虚空。

除却神灵,他们近乎是最强大的存在。

不。

即便是神灵也分强弱。

也许弱小的神灵,面对一尊鼎盛帝朝的大帝,也要陨落。

因为无垠蛮荒中,神灵并非不死。

“有龙、舞古、东旸三座山脉,在悠久岁月以前,就是三尊神灵,他们被无上的存在击杀,躯体化作三山,隔绝诸江平原和伏梁王朝,也就是百域之地。”

“伏梁尊皇即将成就大帝之位,战力不知强大到何种的程度,这等的可怖存在都被镇压,一座国度都被炼入亡守秘境,由此可见,主导这一切的神秘存在,堪称无上。”

纪夏静静看着昔日百域最为兴盛的城池,就此化为废墟。

心中感慨。

正在此时。

虚空中忽然有一道道奇异的力量爆发开来。

纪夏心中悚然一惊。

愕然发觉自己身周的环境,突兀变化。

继而成为一片虚无。

一片虚无之中,有点点赤色光芒,在虚无中显现。

旋即这些赤色光芒,在纪夏面前组合,化作一道巨大的神形面目。

面目沉静,凝视纪夏,却又蕴含了浩荡威势。

让纪夏从心中产生敬服之意。

纪夏看着这赤色的人脸,顿时明白过来。

他面色岿然不变,向眼前的人脸行礼道:“太苍国太初纪夏,见过焦流大尊。”

单章

单章的目的是请假,原定于今天的五一假期,因为突然到来的工作而推迟了,我刚刚回家,下班十一点,没得法子。

这本书的老读者都知道我请假的次数屈指可数,今天也很不好意思

因为昨天才信誓旦旦说要万字更新,最后却鸽了。

所以这个单章是证据,老读者也都知道,只要我承诺下来的,从来没有主动遗忘的时候。

欠下的章节,这个五一假期结束之前,肯定会补,也许每天三章,三四天补完,也许一天五章,一天补完。

还有一件事。

很多读者对最近的风波都很关心。

那我就借着单章回答一下。

熟悉南台的读者,熟悉这本书的读者,都知道其实这本书真的挣不到几个钱,毕竟连精品都没入。

这书早期的成绩也非常一般,南台也不指望这本书能帮南台买车买房。

我写这本书,最早就只是为了单纯的满足自己的小说梦,毕竟我从小看网文长大,从小就有作者梦。

这本书能在早期成绩很差的时候坚持下来,支撑着我的第一个原因,其实就是不切实际的梦想。

我是真的喜欢网文。

看了那么多网文,想着有朝一日,能够成为一名网文作者。

所以南台能每天晚上九点十点下班,然后写到凌晨两三点,并不是有大量的稿酬激励着我,而是因为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

而第二个原因,是因为一批一直支持我的读者。

《神话树》有一批很稳定的读者。

基本都能看到他们每天投票的记录。

于是我在想,就算真的赚不到什么钱,起码得对始终支持南台,支持神话树的读者负责。

所以,除非这本书的收益真的特别低,连网费、电费都不够之外,神话树我还是会写下去的。

这样的洪流到来,但南台还是想要这本书善始善终,不辜负自己这有生以来第一本书,不辜负自己的网文梦想,也不辜负各位始终支持神话树的兄弟们。

最后,欠下的章节会补完,大家放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