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……”宁万顷犹豫了下还是说道,“是。”

“师父!!”

虞上戎迅如闪电,脱离众人朝着宁万顷飞了过去。速度丝毫不比宁万顷慢。

“咦?”许尘觉得这突然出现的修行者不简单,“他的弟子?能抗住我一掌否?”

抬掌!

掌印飘飞。

直抵虞上戎的后背。

“二师弟!?”

见此情形。

萧云和摇头叹息,摁住了蠢蠢欲动的于正海道:“我来。”

掌心出现六棱武器,虚影一晃,风驰电掣,挡在了虞上戎的后方。

轰!

素颜校花美女简色私拍写真

涟漪荡漾开来。

“又一个?”

萧云和后飞,拦住了虞上戎,说道:“你只管咬定自己是白屋寒门的人,他们不敢滥杀无辜。剩下的我挡。”

“萧塔主你这……”虞上戎刚才一时情急,有些失去方寸。

“我没事……”

“可是,你怎么挡?”虞上戎皱眉。

“试试看……”

萧云和说道,“陆兄应该是遭到叶流云的暗算了……你带他往南去,记住,别回头。”

他掌势一推。

虞上戎继续朝着宁万顷飞去。

萧云和早已不将虞上戎当成十叶对待,他相信陆兄的徒弟能做好这件事。

他也只能这么做。

史优然认了出来,笑着躬身作揖道:“原来是塔主大人。”

许尘一惊:“黑塔塔主?!你——”

“忘记说了,这是前任塔主。”史优然说道。

“前任塔主?”许尘看了过去,仔细辨认,还真是,不由松了一口气。

史优然看向萧云和说道:

“不知塔主大人驾临,有何贵干?”

萧云和目光淡然,说道:

“史优然,不用这么阴阳怪气。当初我在黑塔时,你尚且没这么恭敬。”

“塔主大人何须动怒,我敬重你,这是应该的。毕竟,那时候你对我也算照顾……”史优然说道。

“可你始终当了他人的走狗。”

史优然眉头微蹙,摇头道:“我不会很喜欢这个词语。”

史优然悍然出掌。

掌印前冲的速度形成了冲击波,以至于看不清楚掌印的形状。

萧云和抬起双掌,砰——

向后掠去。

飞了百米的距离,稳住了身形。

史优然说道:“六棱??”

刚说完,萧云和的身影消失了。

白塔大长老许尘说道:“你不追?”

“追他作甚,不过是个丧家之犬,仗着六棱到处逃窜。他想引开我,给那老东西制造逃跑的机会。我岂会上他的当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

二人同时回头,睥睨下方白屋寒门的人。没有理会。如同懒得理会蚂蚁一样,朝着被洞穿的山峦掠去。

呼。

上方落下六棱似的能量。

史优然停下来,抬头道:“萧塔主,何必呢?你可以逃走,偏要找死!”

他抬起手掌,托天向上,五指如天钩,罡印如长虹。

砰!

那六棱似的能量不堪一击,顷刻间破碎。

史优然没有停下来,而是朝着气流涌动的方向拍出一掌。

轰!

仿佛虚空破碎。

噗的一声,萧云和从空中出现,凌空翻转,趔趄后飞。

他捂着胸口有些难受地看着风轻云淡的史优然……

七命格,终究是七命格。

一掌的命格之力,便让他难以承受。

“我称你为萧塔主,是瞧得起你,毕竟你以前辉煌过。但现在的你,在我面前,连狗都不如。”史优然淡漠地道,“早点投胎,下辈子别做人。我会拿着你的人头,回去领功。相信夏塔主一定会很高兴。”

这话令萧云和怒火攻心,气血翻涌,再次闷哼一声,嘴角流出鲜血。

史优然缓缓抬起手掌……

恰在这时,一道沉稳的声音,从山脉之中传来。

“你敢动他?”

史优然和许尘同时一愣。

看向山峦的方向。

陆州和虞上戎踏空走来。

白屋寒门,沈悉,于正海等人露出喜色。

宁万顷像是霜打的茄子似的,表情不自然……

许尘微微皱眉,斥责道:“宁万顷,怎么回事?”

宁万顷支支吾吾,说道:“假,假的……十叶……”

“什么真的假的……”

陆州和虞上戎来到了萧云和的身边。

萧云和大喜,脑海中浮现一道道蓝色的掌印……见陆州丝毫没事,更加肯定他是蓝莲的超级大佬!

陆州经过萧云和的身边时,没有停下,而是说道:“好好看着。”

他踏空向前……掌心中多了一张泛着淡光的卡片,手掌微微用力,那卡片如冰晶一样破碎。

丹田气海,奇经八脉,精神意志。

仿佛被一股舒适的凉意充斥,灌溉……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无法言喻的亢奋状态。

除了修为充盈圆满……五感六觉都在以几何式的爆发提升。

风声,呼吸声,元气,甚至连草丛里爬行的虫子,尽数囊括在他的感知之中。

他继续踏空向前,一步一个晕圈。

“嗯?”许尘和史优然一脸疑惑,察觉出了陆州身上的气息变化。

这种气息,跟刚才相比,天渊之别。

怎么看都像是一掌打死的那种。

许尘摇头道:“不知所谓。”

身形虚晃。

下一秒便来到了陆州面前,拍出惊天一掌。

仿佛连空间都被带得扭曲了起来。

啪。

陆州淡然抬手,五指一抓,抓住了许尘的手掌。

咔。

像是画面定格似的,一切静止。

元气被束缚,空间被锁定。

陆州面色冷漠地看着许尘……

许尘眼皮子不住地跳动,有些难以理解地道:“怎么做到的?”

陆州没有理会。

手掌向前一压。

咔嚓!

手掌断裂开来!

“啊!”

钻心般的疼痛袭来。

白塔大长老许尘,心头巨颤,奋力控制四周的元气,却发现完无法调动。

大树之下,岂容小草生长。

周围的元气早就被陆州控制得死死的!

陆州探出另外一只手,大掌重压,砰!

狠狠拍在了许尘的胸膛上。

接着华丽的一幕出现了……

在许尘下坠的一瞬间,陆州自上而下,留下一道扑克牌叠加似的残影。

砰砰砰……砰砰砰……砰砰砰……

瞬间二十连掌!

轰!

最后一掌。

将许尘砸在了地下,足足有数十米深的距离。

一道道提示声传入耳中,陆州对此不是很满意——

这二十连掌居然只带走了四命格。

但折损了四命格,许尘不再有威胁。

萧云和、虞上戎:“……”

白屋寒门,于正海等人,无不瞠目结舌。

速度,力量,掌印,节奏,方位吊打碾压。

史优然眼神复杂地看着这位老人……充满了不敢置信。

上一秒,明明感觉此人极弱,怎么忽然间变得这么强?

十命格的许尘,居然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!

史优然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。

砰!

许尘从数十米的深坑中宛如离铉之箭,掌心中握着插天巨剑,笔直捅来。

陆州淡淡地看了一眼。

微微侧身。

掌心向下。

砰!

剑尖刺中了陆州的掌心。

“史优然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赶紧动手!?”

史优然这才缓过神来,如风如影,围绕陆州,疯狂进攻了起来。

漫天都是他的影子。

刀罡剑罡都拼了命,疯狂地落在了陆州的身上。

“滚。”

一股难以抗衡的气浪罡风席卷了过去。

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。

砰!

史优然被卷飞了出去,脑袋嗡鸣,眼睛睁大。

这……

接着,陆州的掌心微微下压。

白塔大长老许尘的巨大长剑,砰,砰……砰……一点一点地碎裂。

巨剑每向上移动一寸,便碎裂一寸。

直至剑柄抵达陆州的掌心,许尘便来到了陆州的面前……不情不愿地来到了跟前。

“谁给你的勇气?!”

手掌继续下压,闪电般打在了许尘的胸口。

砰!

又坠在了那数十米的深坑之中。

PS:求推荐票和月票,今天一万+字,还欠7更……这个巅峰卡比十命格强不少,所以吊打没问题,这卡还有更大用处,求票,谢谢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