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樊大人,不好了!崔航带人杀过来了!”

樊庸大惊,怎么都没想到,前有狼后有虎?这是他唯一失算的一次。可就这一次,差一点让他丢掉了性命!

皇宫内有一批将士是余妃的亲信。

由于余妃与崔航两人联手,大败樊庸他们,京城失守!

马朵朵气得捶胸顿足,差点昏厥过去。若不是冷漠尘及时救治,恐怕命已归西了!

柳儿醒了过来,发现她在一个幽静的寺庙里。

“妹妹,你终于醒了!”马朵朵憔悴的脸上露出难得的一丝笑容来!

“这是在山上吗?”

马朵朵禁不住流出眼泪来。

“京城已经失守了!”马朵朵一语惊人。

柳儿听了,气血攻心,嘴里吐出鲜血来。

“妹妹你要挺住!要是你都垮了,大云国就没啦!”马朵朵急忙上前为她捶了捶背。

瓜子脸刘海妹妹文艺写真

冷漠尘从外面进来,看到柳儿悲伤的样子,“你的病刚有一点起色,可不能再有一点闪失啊!”

“想我一片赤诚之心,竟然换来是如此的下场!看来我真是天下第一傻瓜呀!”

冷漠尘轻声道,“别想那么多!最要紧的还是先把伤养好!”

马朵朵声泪俱下,“都是我害了大家!没把崔航约束好!导致他离经叛道,不分黑白是非,铸成大错!妹妹,你杀了我吧!”

柳儿轻叹,“你都是一个可怜的人,杀了又不能挽回些什么?再说了,也不是你的错!”

她勉强下了床,走了出去。

一个冷风刮来,她不觉拉拢了披风。

马朵朵急忙扶住了她。

“如今的局势怎么样了?”

冷漠尘回答道,“京城已经被他们占领了!目前还没有过分的举动!另外,樊大人与太子他们在布置着兵力,一时无暇顾及到你!”

柳儿听到太子与樊庸他们都平安无事!心里宽慰不少。

但她一直在思忖着,余妃竟然与崔航走在了一起,这中间好像缺少了些什么。一时之间,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。

马朵朵哪里知道她的心思,“妹妹如今身体还未康复,不宜有大的行动!我们只能等!”

柳儿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悲伤。

她仰望着天际,“一直以来,我以为自己很是了不起,顺风顺水,顺应天意!

这些年来,为了维护天下苍生,兢兢业业,每日孜孜不倦,丝毫不敢懈怠!

可没想到,自己却败了,败得一蹋糊涂!谁知告诉我,这到底是为什么?为什么?”

柳儿怒吼的声音,在山谷里久久地回荡着。

冷漠尘担心她的伤口再度裂开,于是,轻轻地拍了她的肩膀,“一切都过去了!重新振作起来!”

“你担心我会自暴自弃?除非我死!”柳儿的脸上露出坚毅的表情来。

冷漠尘听到柳儿的这番话,放下心来。这才是柳儿桀骜不驯的性格。她并没有被打败。

冷漠尘把柳儿带到另一间厢房。床上躺着一个人。正是小谨。

她看到柳儿来了,努力地想翻身起来,显然扯着伤口了,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。

柳儿急忙上前拉住了她的手,“小谨,你没事就好!多养几日,伤口就会痊愈了!”

小谨眼里流出泪水来,“姑娘,对不起!我没有保护好你!”

“你并不是她的对手,又何需自责!”柳儿安抚着小谨。

这时,小世子在啼哭着。马朵朵慌忙跑了过去。

柳儿听到他的这声啼哭,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。

春花人还没有到城池,就听到了余妃与崔航大败柳炊烟,而占据了皇宫的事情,让难以置信!

柳儿是何等小心谨慎之人,身手出神入化,怎么就败了呢?

追根究底是错信了余妃!余妃就是一条毒蛇,且忘恩负义!

她想到这些,就恨得咬牙切齿!

春花回到城池后,与楚踅他们商议怎么办?

楚踅道,“既然陛下暂时没有发号命令,我等最好是守在此处为好!要小心提防,说不定,哪天他们就会攻打过来!”

“我要去看看姑娘,她到底伤得有多重了!”

楚踅劝说,“不要来回地奔波!好好养足精神,才是至关重要!

至于陛下,她身边还有那么多的大臣,还有漠尘,什么伤,什么病治不好的?我们要守住城池,不要自乱了阵脚!”

春花一听,觉得有道理。心里虽然牵挂着柳儿,但她要把当前的事情做好!

汤池表面上没有说什么,心里却忧心忡忡。不知道,这次,对柳儿来说,是不是一个致命的打击?

有人过来禀报,“汤王爷,这次之所以大我们会惨败,是因为先有东越时国联手诸国攻城,后有崔航带兵马赶到,余妃在皇宫里做内应!

这三面夹攻,形成一个铁笼,此次,陛下与太子他们侥幸脱离包围,实属不易了!”

汤池一挥手,“下去吧!”

春花叹气,“姑娘向来料事如神的,这一次,怎么就翻船了?”

楚踅看到春花一直耿耿于怀,说道,“她是凡人,又不是神仙!难免会有失算的时候,你还想不通?

再说了,如果她不是事先中了毒,兴许就不会有如此一难了!”

春花猛然想起柳儿拿起那封书信来闻了闻,毒气就在那个时候,进入了体内!导致全身血脉不通,施展不出功力来!任人宰割!

春花醒悟了过来,原来余妃顾忌柳儿的了得的身手。于是,先设计让她丧失武功,这样,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。

她惊出一身冷汗来,如果她留在宫里,也许跟那些宫女嬷嬷们一样,也成了刀下亡魂了。

她喃喃自语道,“看来那个余妃仍然死性不改,才会与崔航联手!这下,可麻烦了!”

楚踅纳闷地问道,“陛下身边,不还有一个老妖婆吗?难道她也有问题?”

“她奉姑娘之命,与石红绫去寻找崔航了!可没想到,崔航竟然跑出来作恶,与她们错过了!”

“依我看呀,还不如一刀结果了他,省得他吃里扒外的,不知道余妃给了他什么好处?”

春花忧郁道,“既然小人已经得势,我们可得小心点!我隐约感觉他哪天会找上门来的!”

楚踅一脸的惊讶。

“看来,我们得做好打算了!”春花说道。

“什么?我们刚回来,娘,您又让我们出去呀?再说了,如今战势已起,到处兵荒马乱的,您让我们上哪儿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