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句话产权为个人房屋一套,第二个字是“权”。以此类推类推,第一句话,就是第一个字,第二句话就是第二个字,最终范克勤整理后,得出的是“安权局一三零。”

这要是光看字面,看起来也是没问题的,可是第二个房屋信息,也是如此,就成了“木标五一长。”合起来就是“安权局一三零木标五一长。”

虽然看起来有点驴唇不对马嘴,但是如果加上谐音,那就比较通顺了,便成为了“安局一三零目标无异常。”

范克勤看到这里,拿过一个笔记本,将这些字写了下来,然后在安局后面画了个逗号,想了想,一三零后面也加了逗号。跟着说道“安局,一三零,目标无异常。”

老齐说道“一三零是什么意思?时间?方位?”

范克勤想了想,道“咱们有一零三房间吗?”他说的,老齐也是明白的,因为局内部各个科室的房间,直接就是名牌,没有什么几零几号,不过他不敢大意,说道“是不是他们自己编的呢?比如一楼从左往右开始,就是一零一,一零二之类的?”

范克勤听罢在心中算了算,道“不管是从左往右,还是从右往左,似乎都不对,一个是空置的审讯室,可以直接排除,另一个是总务处的内业库房。内业库房里面,没有什么机密文件吧,又不是机要科,档案室。”

老齐点了点头,道“嗯,内业里面有文件,但都是一些不涉及到保密的文件,买个扫帚,拖布,添置个水壶,笔记本这些,他们记个账,登个记什么的也就完事了。”跟着顿了顿,道“处座,这是卑职无意中发现的,咱们再往下看看。”

对!与其直接在这里猜,还不如看看另外一份报纸。范克勤立刻就找到了另外一份晨报,果然,在相同的版面,这回刊登的却是寻人启示,但格式和上一份却基本一致,看到这里,范克勤就觉得有门。

果不其然,这一次,虽然稍微有点区别,第一句话取最后一个字,第二句话取倒数第二个字,以此类推,得到另外一句信息“岸泉局八二五母表无艺长。”

范克勤想了想,最终翻译成了“安局,八二五,目标无异常。”就在他将这条翻译过来的信息,写在笔记本上后,突然之间想了起来,昨天自己正常上班来的,大概就是八点二十五分,反正是不到八点半到达的。而今天呢,自己早上去了一趟安局不远的,给筱田岁三设置的安屋,然后又去了一趟黄山区的五湖酒店,是中午回来的了,几点忘了。虽然谈了会事,然后就去吃饭了,但吃饭的时候,调查三组组长童飞找的自己有事,所以自己很快就吃饭了,也没用多久!这么一推算的话,自己好像回来的时间,就是在一点半左右。

跟着范克勤看了看报纸的时间,昨天的那张报纸,正是“八二五”那张。今天的报纸,也正好是“一三零”那张。

靓丽mm清晨户外休闲唯美写真

范克勤本身很严谨,跟着他再次拿出另一份报纸,这是前天的。他记得大前天没回家,住了一晚,然后到了第二晚,也就是前天,也忙活了一整天,看看报纸上,如果这份还是能够对的上的话,那就这个信息,可有非常有意思了。

到底是没让范克勤失望,当他整理出前天的晨报信息后,竟然是自己下午一点十分左右,到了情报处的时间。

范克勤对这个发现,不但没有担心,反而非常的高兴,见老齐对这一连串的数字还有点不解,于是立刻给他解释了一遍。老齐听罢,张了张嘴,很是惊讶的说道“处座,小日本的目标……是你!”

范克勤笑了笑,道“嗯,现在看起来,应该是了。”跟着高兴的拍了拍老齐的手臂,道“老齐,你行啊,比我发现的还早啊。”

老齐登时笑了笑,道“处座,我这是撞了大运了,就是那么一看,第二个信息看的就是这个,而且按照一一,二二,三三的顺序这么一看,竟然真是。其实卑职,刚才只能想到这个方法,没成想……只能说是走了狗屎运了。”

范克勤道“别谦虚,运气也是自身能力的一种体现,干这行的有时候确实需要点运气。明天有空的时候去趟彩票局,买上几注,说不得,我也能跟你沾光啊。”

他话说的倒是轻松,可现在知道了小日本要杀的目标,竟然是自己,要是真的放松,那才是找死。因此想了想,又道“你先回办公室,我去把这个发现跟局座汇报一下。”

“是!”赵德彪起立,帮着范克勤将笔记本还有几份报纸都整理好,然后关上录音机,和范克勤一起出了门。然后一转弯,往自己的组长办公室去了。

范克勤则是抱着这些东西,直接来到了三楼,通过顾惜君进入了孙国鑫的房间。

此时,孙国鑫的屋里,竟然还有其他人,这个人大约二十七八,跟自己差不多,身高一米七五左右,身材略瘦,但却比较精神。

见范克勤进来,孙国鑫看了眼范克勤,见了他手上拿的东西,也没多问。而是指了指他,道“田笑啊,这是你们总队长范克勤,认识一下吧。”

这个叫田笑的立刻朝着范克勤打了个立正,并敬了个礼,说道“自贡分局外勤队队长田笑,向总队长报道!”

范克勤也回了一礼,看向了孙国鑫,后者说道“田笑也是我的老部下了,能力很不错啊,尤其是行动能力。我是让他特意去的自贡。”但为什么是特意,又是怎么安排的,孙国鑫倒是没说。然后转向了田笑,说道“行了,你去准备吧,立刻出发。”

“是!”田笑再次给孙国鑫敬了个礼,这才转身出了门。

孙国鑫指了指面前的椅子,道“来,先坐下,咱们慢慢说。”